美赫巴巴百科

广告

哈里·肯莫尔博士

2016-01-09 22:56:49 本文行家:无限爱的爱者

美赫巴巴的西方满得里

哈里·肯莫尔博士哈里·肯莫尔博士

哈里·肯莫尔博士

出生:1910年2月10日 

死亡:1971年5月13日。

国籍:美国


《美婼》的记录

午饭时间到了!我们最初回美拉扎德时,我说过,巴巴在他的卧室里吃午饭,但后来他来餐厅和我们一起吃。我们在美拉扎德有一张长方形的大餐桌,巴巴坐在首端。他让我坐在他右侧,玛妮坐在他左侧,玛妮旁边是娜佳,我旁边坐着高荷。在桌尾面对着巴巴的是拉诺和美茹。巴巴的餐椅仍然在这里,每天早上我把鲜花放在桌子上他的位置。现在每餐我们都说“Jai Baba”并请求他:“巴巴亲爱的,来和我们一起吃饭吧。”

当巴巴坐下时,他总是告诉我给他盛什么菜,给巴巴盛完后,我们还会同他一起进餐。有时巴巴看到我盘子里有他喜爱的食物,比如一片奶酪、小馅饼或炸菜条(bhajia)。每当这时,他会轻轻地伸手拿一点。我非常高兴,我总是对他说:“巴巴,多吃点。”每当给巴巴做鱼时,他经常掰一块给我说:“这很好吃,你会喜欢的。”

第二次车祸后医生告诉巴巴说他需要吃高蛋白的食物,所以我们注意在巴巴午餐时总是做些羊肉,或偶尔做些鱼肉,巴巴不喜欢吃鸡肉。他午餐通常吃咖喱菜加羊肉和米饭,或者辣豆糊加羊肉和米饭,巴巴是这样做的:他挑出小片的羊肉,把它们排放在盘子边上,两三片放在一边,其余的放在另一边,然后吃一点咖喱菜和米饭,或豆糊和米饭,两三片羊肉,然后也许再吃一点米饭。之后巴巴说:“现在我吃完了。我想洗手。”

大部分羊肉还摆在他的盘子里。“哦,不行,巴巴,”我们说:“您还没吃完。羊肉还在那儿。”

“那是给马斯坦的。”巴巴说。

“但是巴巴,”我告诉他:“马斯坦有他自己的食物。医生说过您必须吃高蛋白的食物,所以吃完您那份吧。您应该照顾您的健康。马斯坦有他自己的食物,里面有肉的。”

“不行,”巴巴回答:“我已经饱了,这是给马斯坦的。我喜欢给它吃这个,马斯坦也喜欢吃。所以我高兴,马斯坦也高兴。我们都高兴,我愿意这么做。”

因此我会把马斯坦带进来,他会坐在巴巴的椅子旁边看着巴巴。巴巴一片一片地把自己的羊肉喂给马斯坦吃。

每天都是这样,巴巴没有吃足够的蛋白质。他早餐几乎不吃什么,晚餐的量非常少,他又把午餐最好的部分给了马斯坦。所以我们决定聪明一些,给巴巴的午餐多订些肉。

我们请人去市场上多买些肉。娜佳做饭,我盛饭。现在巴巴的盘子里有很多羊肉片。巴巴环顾我们,好像很惊讶地看到他盘子里有这么多羊肉,但他知道这是我们的诡计。他只是对我们笑笑,所以此后我们继续盛更多的羊肉。为了让我们高兴,巴巴确实多吃了一点羊肉。


午餐后巴巴回到满德里大厅和男满德里在一起,傍晚回到我们这边。巴巴又穿过花园,再次享受那里的鲜花。我说过在美拉扎德种花非常难,因为我们的土壤贫瘠,雨水很少。

我记得有一年雨季没下雨,我们迫切地需要雨水。我们向巴巴抱怨:“为什么不下雨?”巴巴告诉我们:“等等,有一天会下雨的,只要有耐心。”巴巴总是让我们有耐心。他告诉我们天会下雨的,过了几天确实下了。雨还在下时,巴巴叫我来看雨并说:“瞧,你高兴吗?”“是的,巴巴。”我回答说。然后我问他:“现在下得很好,巴巴,但是一旦雨停了还会很快下吗?在十五天后还会下雨吗?”

巴巴对我说:“此时在下雨,要为此高兴。不要想十五天后会发生什么!”


巴巴在他的卧室吃晚饭,只是很简单的米饭和豆糊,没有加香料,只有一点大蒜,这帮助消化,巴巴坐在哈里.肯莫尔(Harry Kenmore)送给他的安乐椅里,在约瑟夫.哈伯(Joseph Harb) 送给他的轻便小桌上吃饭。

巴巴房间里原来的椅子很旧,弹簧也断了,但是巴巴不让我们从市场上买任何东西。后来,哈里.肯莫尔在一次来访中给巴巴从美国带来一把躺椅,带着可以拉出的脚凳。为了让哈里高兴,巴巴接受了,因为哈里出于爱,是那么关心巴巴的舒适。

因为巴巴不让我们买任何东西,巴巴房间里的第一张桌子是美茹手工制作的,她用竹子做桌腿。后来约瑟夫六十年代初期在普纳时,他送给巴巴一张牌桌,很轻且折叠方便。安乐椅和牌桌仍在美拉扎德巴巴的房间里,正如他房间里的每样东西仍然跟他使用的时候一样。

几乎每天晚上巴巴都坐在扶手椅里,这时玛妮给他念书。我们女子坐在巴巴周围,有时边做针线活,边听玛妮读。巴巴喜欢侦探故事,他最喜欢的侦探是雷克斯.思道特(Rex Stout)笔下的尼洛.乌尔夫(Nero Wolfe)。他也喜欢艾德格·华莱士(Edgar Wallace)和沃德豪斯(P.G.Wodehouse)的书,还喜欢阿加莎.克里斯蒂(Agatha Christie)的书,尤其是里面有波罗(Poirot)时。玛妮给他读了所有这些书,巴巴说玛妮的朗读使他放松,并且“减轻了压在我脑子上的工作重担”。

玛妮念书时,我们打开牌桌,把它放在巴巴前面,我给他盛米饭和豆糊。巴巴在晚上吃得很少很清淡。

巴巴晚上就寝时我们离开他的房间,男满德里过来整夜为巴巴守夜。从很早很早开始,巴巴从没有单独过夜。即使在普纳,在弗格森学院路他的小茅屋里,巴巴也让人夜里坐在他的门外看守。因此,在美拉扎德这里,巴巴也总是让某个人夜间在他的卧室里。满德里轮流值班,当然,他们来去时不通过我们的宿舍,而是从朝向花园的门进巴巴的房间。

守夜的人必须很警觉。他不能闭上眼,因为巴巴不能叫他,他必须看巴巴的手势。巴巴不像我们那样睡觉。他只是休息一会儿,然后他会让满德里帮他起来。因为巴巴的髋关节骨折,他不能自己起床,必须有人帮忙。然后巴巴会要水喝或其他东西。当然,男满德里在那里时,我从来不在巴巴的房间,但早上巴巴会告诉我们他在夜间的情况。

我们就是这样跟巴巴共同度过最后那些年的日子的。


与美赫巴巴的合影

1960年在印度普纳1960年在印度普纳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